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9

再度败家

我,又败家了。

这次败了橘子(s),村上春树(s),龙应台和九把刀。

白色的月

今晚的月亮白白的。下班时,天还亮着,天空布满了灰蓝中带着微微的紫色的云。云间,我看见了月。那一轮洁白的月。白的有点不真实。晚间,外出购物;又看见了那轮白月。

夜猫子症

我想我的夜猫子症是越来越病入膏盲了。明明睡眠不足,白天爱睡的快昏了,入夜却越来越精神。

我是无药可救了吗?

我真的受伤了 - 张学友

窗外阴天了 音乐低声了
我的心开始想你了

灯光也暗了 音乐低声了
口中的棉花糖也融化了

窗外阴天了 人是无聊了
我的心开始想你了

电话响起了 你要说话了
还以为你心里对我又想念了

怎么你声音变得冷淡了
是你变了
是你变了

灯光熄灭了 音乐静止了
滴下的眼泪已停不住了

天下起雨了 人是不快乐
我的心真的受伤了

豆原的客人散去了,只剩下我和向希,各据一角,看着书。 静静的,只有音乐及清洗声穿插着轻轻的细语。 我看着,想着。 心情简单地复杂着。 隐隐约约的愁,清清淡淡的哀,人去后的寂静。 被微风吹起浅浅涟漪的心,在用力地沉思中。

向希离开了,美莹下班了;剩下我和凯迎,和播放着不知名的歌手在唱着歌。 天色渐暗,夜渐凉,涟漪未散。

无题

磨豆,豆香 ~ 我醉。

沦陷

Image
十多种Arabica豆釀成的时间冰釀遗香满满地充斥在口腔里。心重重地沦陷。不敢静静的坐着让情绪沉淀害怕会陷得无法自拔。来来回回地在豆原有限的空间无限地让思绪游走。偶尔搭搭嘴,或静静地聆听,不然就是出神发呆。。。


品尝着各式的咖啡,愉快地聊天,喜悦充满了空气间。陷进那空白的自在,陷进那置身事外的轻松,陷进灵魂在咖啡香配好音乐中舞蹈的解放。望着落地窗外红红的墙,看着镜里模糊的倒影,雨后柔柔的阳光温暖了早前下雨时的冷。影子与阳光在麻织的地毯上画了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抽象画。手微微地颤抖着,心微微的悸动着。

其实,心, 早沦陷在甫进门文心张开双臂暖暖的拥抱中。

附:在网上聊天时被向希拍下了。

选择

Image
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为将来的人事物带来深远的影响。互相牵引着。

巴士车窗外细雨纷飞着,曾经掏心的至交如今疏淡地让人心寒。原以为不会再为此感到悲伤了。悲,还是淡淡地笼罩着我。天空灰重的云,曾经相偎依的同伴已不能靠近。面对面见着,心遥远得看不见,摸不着也感觉到。祝福问候也只能收在心里。付出与收回并不能对等的道理并不限制于爱情,通行于所有的感情。

雨,越下越大。窗外的景色披上了白纱。心情也披上了白纱似的,看不清楚。摇晃的巴士;摇晃的心情。玻璃窗布满了雨水,有些停驻,有些匆忙划过带走了停驻的水珠。人生也是如此,停驻与流逝在同时发生着。多少离开的是想要离开,多少停驻的想要停驻。雨小了,留下小小的水珠,轻轻的,缓缓地移动着。巴士在移动,雨在移动,时间在移动,心也在移动着。摇晃着摇晃。

叹息。

下沉

下午,泡了一杯文心老远送来的Typica Blend。浓浓的大半杯黑咖啡,印尼豆綜合口感,我的道行还不够,无法分辨那该有的“入口豐富有泥土芬芳”。

空气里充满了咖啡的香。

心, 缓缓地,缓缓地下沉,下沉再下沉。有种重重的感觉,心仿佛揪起来了,紧紧的感觉。清楚地感觉心的存在。情绪满满的,有想哭的感觉。心情一点一滴地沉淀着。

我没让自己哭。

天空

上星期天从Jelebu (森美兰州) 的 Ponak Camp Site到Hulu Langat Batu 9 接我上司进山途中看见了让我赞叹不已的天空。雨后的天,还有着满满的云; 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间倾泻而出,把周围的云都染成了金黄色,一整片的黄金天空缓缓地,神奇的变成了蓝紫色。那种美无法用言辞来形容,震慑感冲击着我,良久良久。

大自然的奥妙看得我感动得想哭,可惜相机没在身边,手机的相机根本不能把百分之一的美摄入,遗憾。

雷~累

坐在灯火明亮的办公室里
感觉窗外的漆黑
连绵不绝的雷声
似乎在呼叫着雨
呼唤着疲惫的人们该回家

成山的文件 事件
仿佛怎么也处理不完
脑袋及身体呼喊着 累

听着雷 含着泪 想着家里的被
(没含泪啦,纯粹为押韵:P 呵呵呵~)

死猫

在想 死猫吃多了
会不会致癌 + 忧郁症 (或是狂躁症)??

心情很烂。。。

沉醉

沉醉在黑咖啡的香

沉醉在沉淀的平静

思绪在音乐里起舞

感觉着呼吸与心跳

微醺

Image
微醺..........在磨豆时的咖啡香
微醺...在少creme的爱尔兰咖啡
微醺...........在微微苦涩的思念
微醺................在宁静的发呆
微醺........在与友人共享的时光
微醺................在轻轻的生活

依然享受

Image
原以为今天的豆原会比较安静
忘了雪州是那么地靠近
今天的豆原也是满满的
为文心高兴
认识 爱上豆原的人越来越多了

用耳机尝试把自己与周遭的交谈声隔开
用另一种方式 应变

隐约的交谈声 耳机里的圣诞歌
口腔里残留着Libreca Peal berry 的余韵
人来了 人走了
我喝着带着柠檬味的白开水
闻着空气里醉人的咖啡香
体会着比较慢的沉淀
依然是一种享受

人群散去了 豆原又安静了
只充斥着圣诞歌及清洗的声音

是夜 文心与凯迎在为圣诞礼品包装
我趴在吧台 贪婪地闻着磨豆时散发的咖啡香
闻着 看着 发呆 被偷拍
轻轻的过日子 感觉很好
我 乐在其中

原来

Image
忽地发现
原来
我的失恋症候群
还没痊愈

无端端

上周末在豆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无端端的被部落了一下


J-Talk > 亂語胡言(http://jeremiahfoo.com/?p=4711)

MOnday Night...

Thunder
Raining
Hot Shower

Dating with Vampire ^^

炎热的下午

窗外阳光耀眼
连空气都让人有种会灼伤的错觉
室内冷气呼噜呼噜地作响
低空调让人冷得起鸡皮疙瘩

有一种蠢蠢欲眠的感觉
想着豆原的瓜地马拉单品冰釀
喝着加冰加得过稀的
3in1 旧街场Hezalnut White Coffee

虽然都有联络
可是刚刚是我们在这么多年来
第一次聊了那么久
虽然只是在线上聊
虽然只是问问彼此的近况为主
我很高兴了
真的很想能与你当回朋友
只是不明白为何你在我提起那个话题时
突然地下线了
有点好奇

期待下一次的聊天

p/s: 左眼皮整晚在跳是为了这吗?

哀悼

用眼泪哀悼一些不可挽回的失去
哭过后要勇敢面对 接受 改变 警惕
不要犯同样的错
继续生活

蔡健雅 << 好想放假 >>

Image
Da Da Da 我好想放假 拖了鞋 晒太阳
如果这个铜板是反面
把咖啡喝完 我们快把车掉头开往沙滩
偶而 能偷跑真快乐
这天气太好 工作是种罪恶
陪我 就做一天傻瓜
甚么都不想 做个没用的人
只躺著乘凉 一起 在山顶吹吹风
人们在脚底 渺小的像个梦
Da Da Da 我好想放假 拖了鞋 晒太阳
习惯很用力的生活
在夜里碰头 喝喝小酒 在八卦里找寄托
这样 说真的很寂寞
等头发白了还等不到自由
Da Da Da 我好想放假 拖了鞋 晒太阳
和你在大街上接吻
跟着感觉 就会勇敢揽上没有那么难
快乐的想想中间的爱
难道平凡 别跟自己为难
Da Da Da 我好想放假 拖了鞋 晒太阳
Da Da 我好想放假 Da Da 放个假
Da Da 放个假 晒太阳Da Da--Da Da--


词:徐世珍 曲:Tanya Chua 编:Bernhard"Lupo"Groinig

恍惚落定

Image
近半年来一直都恍恍惚惚地,一颗心总是悬着/摇晃着
晃得很累,摇晃中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如想象中坚强
面对脆弱的自己我脆弱得很坚强
一步一步走来,我学着展现脆弱
不勉强自己硬撑,把负面的自己放到太阳底下晒一晒
确定地搬好家后终于有恍惚落定的感觉
不再浮浮沉沉地不断地为自己的无助难过
沉重的脚步逐渐轻盈,有一天我会在人生的舞台上飞翔狂舞
嘴角牵起了笑,用心享受生活

茫茫

近来工作超级忙的
加上找房打包收拾
忙得整个人茫茫的
很久没有开怀大笑
整个人绷得紧紧的
还好我不是一个人
身边还有家人朋友
下星期推介礼过后
把新住所安顿好后
绷紧的心情与肌肉
应该能放松些了吧
期待着能喘一口气
熬过了天空就放晴
我将会是怎样的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半夜的雨

深夜忽地下起了雨
雨声沙沙的
雨停了一会儿后
又下得稀里哗啦的伴着隆隆的雷声
听着雨声、雷声、发呆。。。

心乱

最近有很多事情让心情很乱、很重、很累
生活上的、工作上的、人事上的、感情上的、精神上的、身体上的、等等
不知如何是好
疲惫感很重很重
周六的傍晚直到豆原打烊
喝了两杯爱尔兰咖啡
冷的然后热的
心慢慢地沉淀着
让自己放空、放松
不刻意去想什么或不想什么
慢慢的呼吸
微醺的释放将窒息的自己

坏习惯之笔记本

Image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染上的坏习惯
喜欢买笔记本,美丽的笔记本
尤其当心情不好的时候
会买的更凶
常常只写了一两页便被搁置了
有很多想写下来的事情、想法、创作
在脑海飞驶
总在来不及写下就过去了
翻着那一本本簇新的笔记本
想起了某人

留一盏灯

Image
习惯在门前留一盏灯
让我有回家的感觉
小时候母亲会为夜归的我们在门前留一盏灯
夜里远远看见亮着灯的家门
让我感觉安全、贴心、
温暖

幸福

最近身边陆陆续续的有好多友人大派红炸弹
看着一双一对地携手甜蜜
感动得眼眶湿湿的
也许是单身后出席这种场合感触比较多
领悟幸福不是必然的
两个人走在一起携手并进入人生的另一阶段
也不是必然的
衷心为他们的快乐幸福感到开心

你们都要幸福快乐到永远哦~~
给已经升级或将升级的你们~~~

灵魂在瓜地马拉单豆冰釀中出游

Image
photo by fox

微酸的冰釀瓜地马拉单豆
浅浅的心悸
有点微醺的漂浮感
灵魂出游在橙黄色的非洲菊花瓣间
呼吸间的咖啡味
心跳间的悸动
缓缓地沉淀人生

ps: 相片里的人不是我
ps2: 感恩心情好的狐狸请喝咖啡加三明治

随记~乱记

Image
午夜在姐家清洗衣物,等待中 宁静的深夜洗衣机操作的声音很响 年纪不小的电脑也轰轰作响 白色瓷杯泛着空气遇冷而凝结的水珠 杯里装着贝利斯(Bailey's Irish Creme)加冰 浓郁的贝利斯有其独特的香 是疲倦、是夜、还是酒精的缘故 感觉有点儿飘 把思绪放空、放空再放空~~ 开始进入半睡眠状态 杯里的冰几乎溶完了 底部沉淀了的酒更浓郁厚重 充满光害的钢骨水泥城市 宛如陆地上布满了星星 迟睡的猫 睏了 陆上的星星不打烊

败家

Image
十五本书,三套CD。。。 两天。

第一天 - 30/8/09 - 五本书加两套CD
因为空腹的关系,走马看花地逛了三个多四个小时

第二天 - 31/8/09 - 十本书加一套CD+DVD
前一天的走马看花+犹豫 及前一晚翻阅了手册
强烈自我控制下 (应该不够强烈) “只”多买了十本书及一套CD

《回眸》- 蔡智恒

Image
昨晚一口气看完了蔡智恒的新书《回眸》,那是由三个故事组成的书。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遗忘。有一个人把你忘记的所有都记住。有种心酸的幸福。淡淡的愁,浅浅的幸福,深深的夜里,我一个人品味着。一如往常的习惯,第一遍阅读不会细细咀嚼文字用词,纯粹的看过,轻轻的感动,情绪不会陷入得很深。那单纯的感动。喜欢书的包装,白色的底色,书面布满了浮起来,不仔细看就不发觉的小鱼。密密麻麻的,整齐的并列着,的鱼。

回眸有着深深的遗憾,个人的感觉。二十年后的相见,好长的一段岁月。

醉 。 咖啡 。 醉

Image
最近有点染上咖啡瘾,纯粹的想喝咖啡,虽然明明知道那是一种自我虐待的倾向。敏感的胃明明就受不了如此刺激性的饮品。

闻着空气里的咖啡香,我醉上加醉。胃微痛的翻搅着,心悸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思绪却在沉醉中,微黄的灯光下,不知名的洋曲播放着,柜台后细心煮着咖啡的马尾小姐,柜台前专心阅读着春上日文版最新作品的常客。

气氛

在丧尸的狂嚎及连连枪声的环境里我无法定下心绪更别提是写东西了。。。
抒情不起来。。。
我想下次要到部落写东西要到别的地方。。。
旧街场不错,雨夜要配上我的白外套。。。

白外套+黑美人+蝴蝶。。 不错的组合。。。

雨夜札记II

Image
雨下下停停的 似是为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会伤感
子夜 烛光 咖啡后遗症 轻微的冒犯着
换上家居服 除去约束 坐在沙发上 重复听着徐佳莹的身骑白马
脑袋放空 大蜡烛的蜡泪无声地溢了出来 流了一桌子绿色的蜡
吹熄了大蜡烛 留下点点小烛火 在风扇底下舞动着
该找个大盘子来放这大蜡烛 待蜡泪干后再清理桌上的残局

夜猫子的坏习惯该是与生俱来的吧 听说从小便是如此
其实有一点睡意 就是舍不得这深夜凉凉的宁静
没有日间繁忙工作的困扰 酷热
御了装 更御下了伪装 褪去了保护色 坦荡荡的我与自己
轻轻的心灵对话 一个人的悄悄话 秘密中的秘密
像猫一样 慵懒的缩卷在深陷的沙发中 发呆
不想看书 因为不想亮着灯 不想睡 因为夜很美
把心沉淀 把心情沉淀 把重重心事沉淀
浑浊沉淀后 又见清澈 投石将只能泛起涟漪
风过石落涟漪过水无痕 是看破的时候 是修行得道的时候
在那之前 我还是泛泛人海中平凡的烦人 为浅浅涟漪庸庸扰扰
妨如翻着万丈巨浪 小题大作 庸人自扰 十年回首 笑话一桩 何必呢

城市的天空被街灯染成了橙色 看不见千万光年前的星星
看见的只有被雨昏开宛如星光般的灯光 七彩的陆上星光
不禁想念起停泊岛沙滩上的星空 伴奏着海浪拍岸声及咸咸的海风
八年光景人景皆非 海龟也搬迁了 发展的破坏 多少人会在意关注
天气影响海与天的颜色 海与天的颜色影响了我重游的心情
让记忆成长有时候是残忍的 痛苦的 撕裂的 沉重的
是否必要的 有待查证 无止境地查证 没有结果的查证

凌晨三点零九分 睡意渐重 咖啡后遗症加深了 眼睛抗议了
晚安了 黑眼圈。

雨夜札记

Image
七夕,雨洗礼后的雨夜,蝴蝶与黑美人陪着我
旧街场几乎座无虚席, 人来人去的,热闹得很
冷气加风扇再加上雨后的深夜并配上冰冻的浓情榛果白咖啡
虽然有点冷,但感觉还不错, 只是一个人想上洗手间会不方便:P
反正离家也不是很远,也许以后会常来
希望咖啡后遗症不常犯 :P

该是时候重拾《憩坊》时代的习惯
虽然年纪已过了少年强说愁的时代
遗憾《憩坊》的遗失,好想再重温一下当年的习惯
想念当年青涩的岁月,单纯的象牙塔生活,单纯的愁
一路走来人事已非,得到过也失去过, 经历过的永远存在
梦想换了无数个,曾经在意的,已经释怀了
可是一些喜好及习惯依然保留着
书虫的身份勉强的维持着
神经没那么大条了,有时候会想太多
疲倦的灵魂寂寞着
有人说在我的眼里看见了忧愁
我看见镜子里变淡了的笑
我努力地生活着,还不放弃梦想,懒懒地坚持着
反正人生是那么的无常,充满了无奈
生命又那么的脆弱,年龄不能被用来预测生命的时限
错过了也许会是一生的遗憾

胃痛

最近常常犯胃痛
不是非常严重的痛
但断断续续、忽重忽轻的
温柔地折磨着
该是因为工作量及压力因某些事件剧增
而导致我的胃痛次数也跟着暴增

我想离开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暂时的忍耐为了五斗米
为了圆梦的基本需求
明年请让我飞吧
开始祈祷能拿到签证
让我圆那推求其次的梦
唯一支撑忍耐的动力

重复

最近不断地重复着一些事情
重复地听同样的歌
重复地看同一个作者的书
重复地想念一些人
重复地重复。。。

刺青~Tattoo

Image
有道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刺青算不算不孝呢?

在公元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四点
我的右脚踝上多了一只三色蝴蝶在飞
有人说:给钱买难受
有人说:好有勇气
有人说:很好看
有人说:性感
有人说:酷
更多人问:痛吗?

痛!现在仍不时隐隐在痛
没特别原因,就只是想刺青
当刺青师傅把我的脚当画布时
我双手冰冷默默地体验着刺青的痛
某一些痛变得不那么痛了
我在享受 痛
有些时候 只有痛才能止痛
也只有痛过的人才会明白

乱写

Image
各式各样的情绪 堆得满满的 被情绪淹没的后遗症是不善于言语文字表达
很多次对着更新部落格网页发呆 沉浸在种种情绪里无法抽离
精神上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狂舞
一点一滴地沉淀中
我用我的方式在恢复中

吞云吐雾

久违了 烟草的味道
被呛了一下 喉咙还未适应吧
指间有淡淡的烟草味
口腔里满满的烟臭味
空气中阵阵烟霾焦味
我在污染环境 加速绿室效应

原来

原来 压力、坏心情、坏情绪不是你不理它就会过去了
原来 压力、坏心情、坏情绪累积到了一个程度就会爆发
原来 当好人会苦了自己
原来 我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坚强
原来 我并不那么的潇洒
原来 我是非常任性的
原来 我享受被宠坏的感觉
原来 我会照顾别人不会照顾自己
原来 会胃痛是自找的
原来 胃痛是很辛苦的
原来 我很神经质
原来 年纪大了分手一样会痛
原来 我很讨厌搬家
原来 被压抑的眼泪会从鼻孔流出来
原来 还有很多原来不想被人知道
原来 有那么多的原来 原来 其实我是懂的

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Image
(原曲名:空と君のあいだに)  作词:刘虞瑞 作曲:miyuki nakajima 
如果想哭我自己会找地方  你不必担心我会弄湿你肩膀  走在街上到处是寂寞的人   我想谁都不要同情的眼光  受一点伤并不是可怕的事   人就是这样才会愈来愈坚强  谁叫男人永远比女人清楚   爱情它何时该收何时该放 你走吧 我不哭 无论多痛苦  你走吧 我不哭 就算会迷路  明天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虽然它或许也是伤心的开始  爱情的轮回总是一次又一次   是悲是喜终将都变成往事  明天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那怕早已没有人记得我名字  别问我为何执迷不悟的尝试   女人生来就多这么一点痴 如果想哭我自己会找地方  你不必担心我会弄湿你肩膀  走在街上到处是寂寞的人   我想谁都不要同情的眼光  受一点伤并不是可怕的事   人就是这样才会愈来愈坚强  谁叫男人永远比女人清楚   爱情它何时该收何时该放  你走吧 我不哭 无论多痛苦  你走吧 我不哭 就算会迷路  明天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虽然它或许也是伤心的开始  爱情的轮回总是一次又一次   是悲是喜终将都变成往事 明天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那怕早已没有人记得我名字  别问我为何执迷不悟的尝试   女人生来就多这么一点痴   明天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   那怕早已没有人记得我名字  别问我为何执迷不悟的尝试   女人生来就多这么一点痴

又爱又恨

胃痛是老毛病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么一辈子了。咖啡算是旧爱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么喜欢上了。对于咖啡我并不在行,只是单纯的喜欢它的味道。喝了它,心情变好了,身体难受了。

除了酒,浓茶和咖啡都能把我灌醉。不同的醉法。酒醉会吐会昏睡,茶醉会脸红心跳加速头晕晕,而咖啡醉会一整天没胃口、胃涨风、心悸。。。尤其当我是空腹喝咖啡,后遗症加倍再加倍的。

自作孽,活该,自我作贱,自讨苦吃。。。。这些我都懂,可是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让它战胜了理智,只好乖乖的承担后果。

发现自己好像有自我虐待的倾向。神经质加自我虐待,太恐怖了。看官应该避而远之。

霹雳的天空

Image
喜欢天空, 变幻无常的云,蔚蓝的天,经阳光调色后的彩霞。。。

车窗外的天空,有些模糊因为隔着行驶中的车镜。
恐龙来了!!!

像在奔跑中的鸭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