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9

《回眸》- 蔡智恒

Image
昨晚一口气看完了蔡智恒的新书《回眸》,那是由三个故事组成的书。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遗忘。有一个人把你忘记的所有都记住。有种心酸的幸福。淡淡的愁,浅浅的幸福,深深的夜里,我一个人品味着。一如往常的习惯,第一遍阅读不会细细咀嚼文字用词,纯粹的看过,轻轻的感动,情绪不会陷入得很深。那单纯的感动。喜欢书的包装,白色的底色,书面布满了浮起来,不仔细看就不发觉的小鱼。密密麻麻的,整齐的并列着,的鱼。

回眸有着深深的遗憾,个人的感觉。二十年后的相见,好长的一段岁月。

醉 。 咖啡 。 醉

Image
最近有点染上咖啡瘾,纯粹的想喝咖啡,虽然明明知道那是一种自我虐待的倾向。敏感的胃明明就受不了如此刺激性的饮品。

闻着空气里的咖啡香,我醉上加醉。胃微痛的翻搅着,心悸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思绪却在沉醉中,微黄的灯光下,不知名的洋曲播放着,柜台后细心煮着咖啡的马尾小姐,柜台前专心阅读着春上日文版最新作品的常客。

气氛

在丧尸的狂嚎及连连枪声的环境里我无法定下心绪更别提是写东西了。。。
抒情不起来。。。
我想下次要到部落写东西要到别的地方。。。
旧街场不错,雨夜要配上我的白外套。。。

白外套+黑美人+蝴蝶。。 不错的组合。。。

雨夜札记II

Image
雨下下停停的 似是为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会伤感
子夜 烛光 咖啡后遗症 轻微的冒犯着
换上家居服 除去约束 坐在沙发上 重复听着徐佳莹的身骑白马
脑袋放空 大蜡烛的蜡泪无声地溢了出来 流了一桌子绿色的蜡
吹熄了大蜡烛 留下点点小烛火 在风扇底下舞动着
该找个大盘子来放这大蜡烛 待蜡泪干后再清理桌上的残局

夜猫子的坏习惯该是与生俱来的吧 听说从小便是如此
其实有一点睡意 就是舍不得这深夜凉凉的宁静
没有日间繁忙工作的困扰 酷热
御了装 更御下了伪装 褪去了保护色 坦荡荡的我与自己
轻轻的心灵对话 一个人的悄悄话 秘密中的秘密
像猫一样 慵懒的缩卷在深陷的沙发中 发呆
不想看书 因为不想亮着灯 不想睡 因为夜很美
把心沉淀 把心情沉淀 把重重心事沉淀
浑浊沉淀后 又见清澈 投石将只能泛起涟漪
风过石落涟漪过水无痕 是看破的时候 是修行得道的时候
在那之前 我还是泛泛人海中平凡的烦人 为浅浅涟漪庸庸扰扰
妨如翻着万丈巨浪 小题大作 庸人自扰 十年回首 笑话一桩 何必呢

城市的天空被街灯染成了橙色 看不见千万光年前的星星
看见的只有被雨昏开宛如星光般的灯光 七彩的陆上星光
不禁想念起停泊岛沙滩上的星空 伴奏着海浪拍岸声及咸咸的海风
八年光景人景皆非 海龟也搬迁了 发展的破坏 多少人会在意关注
天气影响海与天的颜色 海与天的颜色影响了我重游的心情
让记忆成长有时候是残忍的 痛苦的 撕裂的 沉重的
是否必要的 有待查证 无止境地查证 没有结果的查证

凌晨三点零九分 睡意渐重 咖啡后遗症加深了 眼睛抗议了
晚安了 黑眼圈。

雨夜札记

Image
七夕,雨洗礼后的雨夜,蝴蝶与黑美人陪着我
旧街场几乎座无虚席, 人来人去的,热闹得很
冷气加风扇再加上雨后的深夜并配上冰冻的浓情榛果白咖啡
虽然有点冷,但感觉还不错, 只是一个人想上洗手间会不方便:P
反正离家也不是很远,也许以后会常来
希望咖啡后遗症不常犯 :P

该是时候重拾《憩坊》时代的习惯
虽然年纪已过了少年强说愁的时代
遗憾《憩坊》的遗失,好想再重温一下当年的习惯
想念当年青涩的岁月,单纯的象牙塔生活,单纯的愁
一路走来人事已非,得到过也失去过, 经历过的永远存在
梦想换了无数个,曾经在意的,已经释怀了
可是一些喜好及习惯依然保留着
书虫的身份勉强的维持着
神经没那么大条了,有时候会想太多
疲倦的灵魂寂寞着
有人说在我的眼里看见了忧愁
我看见镜子里变淡了的笑
我努力地生活着,还不放弃梦想,懒懒地坚持着
反正人生是那么的无常,充满了无奈
生命又那么的脆弱,年龄不能被用来预测生命的时限
错过了也许会是一生的遗憾

胃痛

最近常常犯胃痛
不是非常严重的痛
但断断续续、忽重忽轻的
温柔地折磨着
该是因为工作量及压力因某些事件剧增
而导致我的胃痛次数也跟着暴增

我想离开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暂时的忍耐为了五斗米
为了圆梦的基本需求
明年请让我飞吧
开始祈祷能拿到签证
让我圆那推求其次的梦
唯一支撑忍耐的动力

重复

最近不断地重复着一些事情
重复地听同样的歌
重复地看同一个作者的书
重复地想念一些人
重复地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