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

Sign up for PayPal and start accepting credit card payments instantly.

Wednesday, December 30, 2009

再度败家

我,又败家了。

这次败了橘子(s),村上春树(s),龙应台和九把刀。

白色的月

今晚的月亮白白的。下班时,天还亮着,天空布满了灰蓝中带着微微的紫色的云。云间,我看见了月。那一轮洁白的月。白的有点不真实。晚间,外出购物;又看见了那轮白月。

夜猫子症

我想我的夜猫子症是越来越病入膏盲了。明明睡眠不足,白天爱睡的快昏了,入夜却越来越精神。

我是无药可救了吗?

Monday, December 28, 2009

我真的受伤了 - 张学友

窗外阴天了 音乐低声了
我的心开始想你了

灯光也暗了 音乐低声了
口中的棉花糖也融化了

窗外阴天了 人是无聊了
我的心开始想你了

电话响起了 你要说话了
还以为你心里对我又想念了

怎么你声音变得冷淡了
是你变了
是你变了

灯光熄灭了 音乐静止了
滴下的眼泪已停不住了

天下起雨了 人是不快乐
我的心真的受伤了

Sunday, December 27, 2009

豆原的客人散去了,只剩下我和向希,各据一角,看着书。 静静的,只有音乐及清洗声穿插着轻轻的细语。 我看着<小团圆>,想着<十月围城>。 心情简单地复杂着。 隐隐约约的愁,清清淡淡的哀,人去后的寂静。 被微风吹起浅浅涟漪的心,在用力地沉思中。

向希离开了,美莹下班了;剩下我和凯迎,和播放着不知名的歌手在唱着歌。 天色渐暗,夜渐凉,涟漪未散。

无题

磨豆,豆香 ~ 我醉。

沦陷







十多种Arabica豆釀成的时间冰釀遗香满满地充斥在口腔里。心重重地沦陷。不敢静静的坐着让情绪沉淀害怕会陷得无法自拔。来来回回地在豆原有限的空间无限地让思绪游走。偶尔搭搭嘴,或静静地聆听,不然就是出神发呆。。。


品尝着各式的咖啡,愉快地聊天,喜悦充满了空气间。陷进那空白的自在,陷进那置身事外的轻松,陷进灵魂在咖啡香配好音乐中舞蹈的解放。望着落地窗外红红的墙,看着镜里模糊的倒影,雨后柔柔的阳光温暖了早前下雨时的冷。影子与阳光在麻织的地毯上画了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抽象画。手微微地颤抖着,心微微的悸动着。

其实,心, 早沦陷在甫进门文心张开双臂暖暖的拥抱中。

附:在网上聊天时被向希拍下了。

选择





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为将来的人事物带来深远的影响。互相牵引着。

巴士车窗外细雨纷飞着,曾经掏心的至交如今疏淡地让人心寒。原以为不会再为此感到悲伤了。悲,还是淡淡地笼罩着我。天空灰重的云,曾经相偎依的同伴已不能靠近。面对面见着,心遥远得看不见,摸不着也感觉到。祝福问候也只能收在心里。付出与收回并不能对等的道理并不限制于爱情,通行于所有的感情。

雨,越下越大。窗外的景色披上了白纱。心情也披上了白纱似的,看不清楚。摇晃的巴士;摇晃的心情。玻璃窗布满了雨水,有些停驻,有些匆忙划过带走了停驻的水珠。人生也是如此,停驻与流逝在同时发生着。多少离开的是想要离开,多少停驻的想要停驻。雨小了,留下小小的水珠,轻轻的,缓缓地移动着。巴士在移动,雨在移动,时间在移动,心也在移动着。摇晃着摇晃。

叹息。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下沉

下午,泡了一杯文心老远送来的Typica Blend。浓浓的大半杯黑咖啡,印尼豆綜合口感,我的道行还不够,无法分辨那该有的“入口豐富有泥土芬芳”。

空气里充满了咖啡的香。

心, 缓缓地,缓缓地下沉,下沉再下沉。有种重重的感觉,心仿佛揪起来了,紧紧的感觉。清楚地感觉心的存在。情绪满满的,有想哭的感觉。心情一点一滴地沉淀着。

我没让自己哭。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天空

上星期天从Jelebu (森美兰州) 的 Ponak Camp Site到Hulu Langat Batu 9 接我上司进山途中看见了让我赞叹不已的天空。雨后的天,还有着满满的云; 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间倾泻而出,把周围的云都染成了金黄色,一整片的黄金天空缓缓地,神奇的变成了蓝紫色。那种美无法用言辞来形容,震慑感冲击着我,良久良久。

大自然的奥妙看得我感动得想哭,可惜相机没在身边,手机的相机根本不能把百分之一的美摄入,遗憾。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雷~累

坐在灯火明亮的办公室里
感觉窗外的漆黑
连绵不绝的雷声
似乎在呼叫着雨
呼唤着疲惫的人们该回家

成山的文件 事件
仿佛怎么也处理不完
脑袋及身体呼喊着 累

听着雷 含着泪 想着家里的被
(没含泪啦,纯粹为押韵:P 呵呵呵~)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死猫

在想 死猫吃多了
会不会致癌 + 忧郁症 (或是狂躁症)??

心情很烂。。。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沉醉

沉醉在黑咖啡的香

沉醉在沉淀的平静

思绪在音乐里起舞

感觉着呼吸与心跳

微醺


微醺..........在磨豆时的咖啡香
微醺...在少creme的爱尔兰咖啡
微醺...........在微微苦涩的思念
微醺................在宁静的发呆
微醺........在与友人共享的时光
微醺................在轻轻的生活

Friday, December 11, 2009

依然享受


原以为今天的豆原会比较安静
忘了雪州是那么地靠近
今天的豆原也是满满的
为文心高兴
认识 爱上豆原的人越来越多了

用耳机尝试把自己与周遭的交谈声隔开
用另一种方式 应变

隐约的交谈声 耳机里的圣诞歌
口腔里残留着Libreca Peal berry 的余韵
人来了 人走了
我喝着带着柠檬味的白开水
闻着空气里醉人的咖啡香
体会着比较慢的沉淀
依然是一种享受

人群散去了 豆原又安静了
只充斥着圣诞歌及清洗的声音

是夜 文心与凯迎在为圣诞礼品包装
我趴在吧台 贪婪地闻着磨豆时散发的咖啡香
闻着 看着 发呆 被偷拍
轻轻的过日子 感觉很好
我 乐在其中

Thursday, December 3, 2009

原来


忽地发现
原来
我的失恋症候群
还没痊愈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无端端

上周末在豆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无端端的被部落了一下


J-Talk > 亂語胡言

(http://jeremiahfoo.com/?p=4711)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