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0

感触

那天逛部落时,进了仪的家,光看新文章的标题已触动我的心。仪搬新家后的第一篇小说,正确来说是小小说。

近期里这问题常常出现在心里,次数也许少了;可是,请原谅我还无法说服自己完全相信。

笼子

Image
我被困在笼子里,浓厚的困兽之斗感,强烈的无助。灵魂缺氧了,忙碌的工作无法抹去眼里的忧伤,只会徒增无奈。做着我讨厌的文书,倍觉被紧紧捆绑,无法伸展,无法振翅,常常觉得快窒息毙命。恶性循环般,越讨厌,做得越慢,时间花得越长,便越加厌烦,我憔悴了心灵,捆绑了自己。不断地无声呐喊,压力无法宣泄,寻觅着出口,释放自己,要飞翔,梦想,中。

颓废

今晚, 我遇见了颓废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一直都被自己欺骗了。回头看见阴影里的自己,伤痛是那么的明显。怎么就是看不见,还是不要看见?

自言自语

管他是瓶颈还是挑战, 我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我知道我能优雅地解决种种难题,我知道我可以。

可是为什么会有想哭的感觉呢?

误解

因为被误解而感觉难过
却不想对只看见表面的人多做解释

久远的误解还存在着
被当成了任性
同样的难过 同样的不想解释

虽然明白不被解开的误会将会永远的被误解
却更不想面对解释后 仍然的误解
因为那是对自己加倍的伤害

反省自己也许也同样地
不经意地 对某些人造成了伤害
若你有缘逛到这
请接受我的道歉
我无心伤害任何人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