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原的客人散去了,只剩下我和向希,各据一角,看着书。 静静的,只有音乐及清洗声穿插着轻轻的细语。 我看着<小团圆>,想着<十月围城>。 心情简单地复杂着。 隐隐约约的愁,清清淡淡的哀,人去后的寂静。 被微风吹起浅浅涟漪的心,在用力地沉思中。

向希离开了,美莹下班了;剩下我和凯迎,和播放着不知名的歌手在唱着歌。 天色渐暗,夜渐凉,涟漪未散。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香港 | 夏天 (一)

在家

奇妙的生命